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 [76P圖文]
| |
2009/06/22 文化禮儀
跟著課本游魯迅故居,這是紹興魯迅故居游的口號,確實,我們從小在課本上讀的魯迅的文章下,那些翩翩如生的人物在魯迅故居里都找到留下的痕跡。

本帖最后有魯迅先生的《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》全文,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重新回味兒時讀書時的快樂時光,跟著游魯迅故居。


魯迅故居大門







首先看見的是滿墻的爬山虎






 

仰望的一角,看上去象匹馬











進入園門















魯迅臥室
 









臥室旁是魯迅母親的房間,之過道







天井






 

廚房(看的出沒落的廚房和祖居的廚房不能比)







廚房外間放的石磨







廚房外間放的石臼







穿出廚房來到百草園
 







百草園的大樹











百草園的菜地







桑葚樹











過了這院門后就是朱家大院了


 





朱家大院一角



















戲臺一角




 

[/td][/tr][tr][td]看戲的地方







戲臺全景



婚俗廳內的婚禮場景







婚慶的轎子






 

庭院







地窖埋下女兒紅















酒架


 





戲臺全景







壁照







祭祀場景



后門出來,掛著的旗子和后面現代的大樓具有鮮明的對比









再看三味書屋




 



進三味書屋的園墻











書桌,忘記去拍那個早字了。







三味書屋的花園




 



先生的臥室







臥室的寢具







先生的書房




 

書房的擺設







現在是紹興中學教育紀念館





[table=98][tr][td]名人蔡元培、魯迅
 







名人秋瑾等















范仲淹






 





讀著課本,踏著青石板,來尋找魯迅先生的足跡了








 

桃樹漿







桃樹漿特寫





三味書屋
 







后院







后院一角














 









三味書屋外的河浜









三味書屋外的河浜,河浜里的烏蓬船




 



河浜里的烏蓬船







烏蓬船碼頭







河浜里的河浜里的烏蓬船







河浜里的烏蓬船
 



《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》

我家的后面有一個很大的園,相傳叫作百草園?,F在是早已并屋子一起賣給朱文公的子孫了,連那最末次的相見也已經隔了七八年,其中似乎確鑿只有一些野草;但那時卻是我的樂園。

 不必說碧綠的菜畦,光滑的石井欄,高大的皂莢樹,紫紅的桑椹;也不必說鳴蟬在樹葉里長吟,肥胖的黃蜂伏在菜花上,輕捷的叫天子(云雀)忽然從草間直竄向云霄里去了。單是周圍的短短的泥墻根一帶,就有無限趣味。油蛉在這里低唱,蟋蟀們在這里彈琴。翻開斷磚來,有時會遇見蜈蚣;還有斑蝥,倘若用手指按住它的脊梁,便會拍的一聲,從后竅噴出一陣煙霧。何首烏藤和木蓮藤纏絡著,木蓮有蓮房一般的果實,何首烏有擁腫的根。有人說,何首烏根是有象人形的,吃了便可以成仙,我于是常常拔它起來,牽連不斷地拔起來,也曾因此弄壞了泥墻,卻從來沒有見過有一塊根象人樣。如果不怕刺,還可以摘到覆盆子,象小珊瑚珠攢成的小球,又酸又甜,色味都比桑椹要好得遠。

  長的草里是不去的,因為相傳這園里有一條很大的赤練蛇。

  長媽媽曾經講給我一個故事聽:先前,有一個讀書人住在古廟里用功,晚間,在院子里納涼的時候,突然聽到有人在叫他。答應著,四面看時,卻見一個美女的臉露在墻頭上,向他一笑,隱去了。他很高興;但竟給那走來夜談的老和尚識破了機關。說他臉上有些妖氣,一定遇見“美女蛇”了;這是人首蛇身的怪物,能喚人名,倘一答應,夜間便要來吃這人的肉的。他自然嚇得要死,而那老和尚卻道無妨,給他一個小盒子,說只要放在枕邊,便可高枕而臥。他雖然照樣辦,卻總是睡不著,當然睡不著的。到半夜,果然來了,沙沙沙!門外象是風雨聲。他正抖作一團時,卻聽得豁的一聲,一道金光從枕邊飛出,外面便什么聲音也沒有了,那金光也就飛回來,斂在盒子里。后來呢?后來,老和尚說,這是飛蜈蚣,它能吸蛇的腦髓,美女蛇就被它治死了。

  結末的教訓是:所以倘有陌生的聲音叫你的名字,你萬不可答應他。

  這故事很使我覺得做人之險,夏夜乘涼,往往有些擔心,不敢去看墻上,而且極想得到一盒老和尚那樣的飛蜈蚣。走到百草園的草叢旁邊時,也常常這樣想。但直到現在,總還沒有得到,但也沒有遇見過赤練蛇和美女蛇。叫我名字的陌生聲音自然是常有的,然而都不是美女蛇。

  冬天的百草園比較的無味;雪一下,可就兩樣了。拍雪人(將自己的全形印在雪上)和塑雪羅漢需要人們鑒賞,這是荒園,人跡罕至,所以不相宜,只好來捕鳥。薄薄的雪,是不行的;總須積雪蓋了地面一兩天,鳥雀們久已無處覓食的時候才好。掃開一塊雪,露出地面,用一支短棒支起一面大的竹篩來,下面撒些秕谷,棒上系一條長繩,人遠遠地牽著,看鳥雀下來啄食,走到竹篩底下的時候,將繩子一拉,便罩住了。但所得的是麻雀居多,也有白頰的“張飛鳥”,性子很躁,養不過夜的。

  這是閏土的父親所傳授的方法,我卻不大能用。明明見它們進去了,拉了繩,跑去一看,卻什么都沒有,費了半天力,捉住的不過三四只。閏土的父親是小半天便能捕獲幾十只,裝在叉袋里叫著撞著的。我曾經問他得失的緣由,他只靜靜地笑道:你太性急,來不及等它走到中間去。

  我不知道為什么家里的人要將我送進書塾里去了,而且還是全城中稱為最嚴厲的書塾。也許是因為拔何首烏毀了泥墻罷,也許是因為將磚頭拋到間壁的梁家去了罷,也許是因為站在石井欄上跳下來罷,……都無從知道??偠灾何覍⒉荒艹5桨俨輬@了。Ade,我的蟋蟀們!Ade,我的覆盆子們和木蓮們!

  出門向東,不上半里,走過一道石橋,便是我的先生的家了。從一扇黑油的竹門進去,第三間是書房。中間掛著一塊扁道:三味書屋;扁下面是一幅畫,畫著一只很肥大的梅花鹿伏在古樹下。沒有孔子牌位,我們便對著那扁和鹿行禮。第一次算是拜孔子,第二次算是拜先生。

  第二次行禮時,先生便和藹地在一旁答禮。他是一個高而瘦的老人,須發都花白了,還戴著大眼鏡。我對他很恭敬,因為我早聽到,他是本城中極方正,質樸,博學的人。

  不知從那里聽來的,東方朔也很淵博,他認識一種蟲,名曰“怪哉”,冤氣所化,用酒一澆,就消釋了。我很想詳細地知道這故事,但阿長是不知道的,因為她畢竟不淵博?,F在得到機會了,可以問先生。

  “先生,‘怪哉’這蟲,是怎么一回事?……”我上了生書,將要退下來的時候,趕忙問。

  “不知道!”他似乎很不高興,臉上還有怒色了。

  我才知道做學生是不應該問這些事的,只要讀書,因為他是淵博的宿儒,決不至于不知道,所謂不知道者,乃是不愿意說。年紀比我大的人,往往如此,我遇見過好幾回了。

  我就只讀書,正午習字,晚上對課。先生最初這幾天對我很嚴厲,后來卻好起來了,不過給我讀的書漸漸加多,對課也漸漸地加上字去,從三言到五言,終于到七言。

  三味書屋后面也有一個園,雖然小,但在那里也可以爬上花壇去折臘梅花,在地上或桂花樹上尋蟬蛻。最好的工作是捉了蒼蠅喂螞蟻,靜悄悄地沒有聲音。然而同窗們到園里的太多,太久,可就不行了,先生在書房里便大叫起來:

  “人都到那里去了?”

  人們便一個一個陸續走回去;一同回去,也不行的。他有一條戒尺,但是不常用,也有罰跪的規矩,但也不常用,普通總不過瞪幾眼,大聲道:

  “讀書!”

  于是大家放開喉嚨讀一陣書,真是人聲鼎沸。有念“仁遠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”的,有念“笑人齒缺曰狗竇大開”的,有念“上九潛龍勿用”的,有念“厥土下上上錯厥貢苞茅橘柚”的……先生自己也念書。后來,我們的聲音便低下去,靜下去了,只有他還大聲朗讀著:

  “鐵如意,指揮倜儻,一座皆驚呢~~;金叵羅,顛倒淋漓噫,千杯未醉嗬~~……”

  我疑心這是極好的文章,因為讀到這里,他總是微笑起來,而且將頭仰起,搖著,向后面拗過去,拗過去。

  先生讀書入神的時候,于我們是很相宜的。有幾個便用紙糊的盔甲套在指甲上做戲。我是畫畫兒,用一種叫作“荊川紙”的,蒙在小說的繡像上一個個描下來,象習字時候的影寫一樣。讀的書多起來,畫的畫也多起來;書沒有讀成,畫的成績卻不少了,最成片斷的是《蕩寇志》和《西游記》的繡像,都有一大本。后來,因為要錢用,賣給一個有錢的同窗了。他的父親是開錫箔店的;聽說現在自己已經做了店主,而且快要升到紳士的地位了。這東西早已沒有了罷。

10K
本文來源: 嚕嚕網 | 目前已有 29225 人圍觀此文,。 標簽: ,

浮上來留個足跡吧,看帖不回會被鄙視de哦:
德阳| 日喀则| 铜川| 鸡西| 安顺| 大庆| 温州| 洛阳| 如皋| 嘉峪关| 永新| 德宏| 海宁| 金华| 周口| 大同| 河南郑州| 昭通| 阿坝| 巢湖| 喀什| 邹平| 六盘水| 广元| 丽水| 阿拉尔| 吐鲁番| 伊犁| 灌南| 阳春| 山南| 山西太原| 日喀则| 陵水| 营口| 衡阳| 宜宾| 仁寿| 忻州| 邵阳| 湛江| 临海| 阿里| 儋州| 启东| 绵阳| 三河| 白沙| 寿光| 普洱| 雅安| 汕尾| 临汾| 娄底| 南安| 临沂| 钦州| 巢湖| 无锡| 昌都| 乐平| 怀化| 甘孜| 平顶山| 黄南| 铜陵| 澄迈| 娄底| 黄南| 鄂州| 如东| 淮安| 贵州贵阳| 姜堰| 义乌| 昭通| 内江| 鞍山| 岳阳| 常州| 安徽合肥| 文山| 滁州| 天长| 平凉| 汉中| 澄迈| 正定| 辽阳| 通辽| 迪庆| 眉山| 靖江| 阜新| 眉山| 如东| 平凉| 齐齐哈尔| 扬州| 滕州| 桐乡| 上饶| 包头| 南京| 大兴安岭| 芜湖| 陕西西安| 宝应县| 邳州| 乌兰察布| 定安| 萍乡| 永新| 渭南| 阳江| 长兴| 苍南| 保定| 柳州| 吐鲁番| 温岭| 黄南| 攀枝花| 慈溪| 潜江| 钦州| 铁岭| 慈溪| 荣成| 昭通| 邹平| 怒江| 连云港| 焦作| 榆林| 溧阳| 浙江杭州| 天长| 桐乡| 东方| 嘉善| 沧州| 齐齐哈尔| 杞县| 茂名| 吐鲁番| 广元| 烟台| 延边| 遂宁| 玉树| 石狮| 百色| 呼伦贝尔| 黄山| 沭阳| 齐齐哈尔| 马鞍山| 台州| 五家渠| 临沧| 株洲| 佛山| 朔州| 厦门| 德清| 淮安| 清徐| 厦门| 玉林| 淮北| 阜阳| 汝州| 龙岩| 聊城| 甘肃兰州| 临汾| 三门峡| 阳泉| 泰州| 铜川| 鸡西| 厦门| 滕州| 鞍山| 阳江| 宿迁| 万宁| 湖州| 鹤壁| 文山| 漳州| 桂林| 济宁| 邵阳| 宁夏银川| 巴音郭楞| 西藏拉萨| 莱州| 江苏苏州| 佛山| 铜陵| 丹阳| 扬州| 台湾台湾| 黑河| 永州| 甘肃兰州| 普洱| 日土| 湛江| 安徽合肥| 韶关| 新沂| 沧州| 汉中| 安康| 张北| 阜新| 香港香港| 衡水| 乌兰察布| 长垣| 阜阳| 淮南| 公主岭| 鹤壁| 包头| 任丘| 伊犁| 明港| 咸宁| 龙岩| 宜宾| 阿坝| 德州| 东莞| 东海| 蚌埠| 和田| 梅州| 长治| 玉树| 遵义| 三门峡| 辽源| 日喀则| 盘锦| 沛县| 淮安| 灌云| 白城| 白沙| 惠州| 保山| 安顺| 锦州| 公主岭| 白城| 保亭| 温岭| 高雄| 博罗| 扬州| 乐清| 库尔勒| 鹤岗| 惠东| 宁波| 仁寿| 屯昌| 吉安| 遵义| 汝州| 包头| 沭阳| 阜新| 克拉玛依| 灌云| 赣州| 安康| 六安| 平潭| 广元| 武夷山| 苍南| 铁岭| 赤峰| 巴彦淖尔市| 洛阳| 武夷山| 五指山| 昌吉| 泗阳| 天门| 招远| 衡阳| 阜新| 阿拉善盟| 台州|